此身赴风波,还以为今时不识我

1930来的先生。
比起本篇我更喜欢番外册
我太喜欢番外了。

他忽然想起白杨的话。
“一一我在浦口看到了他的烈士墓。”

评论

© 亦泛其流 | Powered by LOFTER